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练练:《相逢时节》陈昕儿让人害怕,也让人心疼

发布日期:2022-03-31 18:16    点击次数:205

她是电视剧《相逢时节》中“疯狂”的陈昕儿,也是《大江大河》系列中有情有义的韦春红。

她们的饰演者练练有时觉得,大家好像永远记不住她是谁。后来,她释然了,角色得到认可,不就是对演员最大的肯定吗?

在热播剧《相逢时节》中,练练饰演简宏成(雷佳音饰)的前妻陈昕儿。受访者供图

练练一直是个没有“野心”的人,“在这个行业里,可能有些选择更能博得眼球,或者得到更多名利,但对我来说:戏最大。这点一直都没变过。”她喜欢这种“打破自我”的感觉,始终在寻求突破,虽然有时会面对“被选择”,但她相信坚持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一定会遇到志同道合的人。

——《相逢时节》——

陈昕儿太疯狂,说服自己理解她

基于《大江大河》的合作,正午阳光在筹备电视剧《相逢时节》时,副导演很快就想到了练练。

在《大江大河》系列中,练练饰演敢爱敢恨、能屈能伸的韦春红。图片来自该剧官微

《相逢时节》中,重要的女性角色有三个,袁泉饰演的宁宥,罗海琼饰演的简宏成(雷佳音饰)姐姐。再一个就是简宏成的前妻陈昕儿。陈昕儿是个“疯狂”的人,她明知简宏成喜欢宁宥,却坚持要嫁给对方。离婚后,又把宁宥当成假想敌,用自杀要挟前夫回心转意,甚至利用儿子“小地瓜”牵制对方。“副导演说,她和我以往饰演的角色反差较大,他也担心作为成熟演员,会忌讳这样不讨喜的角色,但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导演给了练练一周时间准备,然后去试戏,她在这一周内先把原著通读了一遍,“我担心光凭一个片段,对于人物的理解有偏差,所以就用了最笨的方法,把原著都读完了,去了解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相逢时节》中的陈昕儿,是个狠角色。图片来自该剧官微

练练告诉记者,现在很多观众看了剧后都感慨陈昕儿太“疯狂”,其实原著中的她更可怕,“她是可以拿着刀剁自己腿的人,太极致了。”但作为演员,想要诠释好一个角色,首先要让自己去相信她,“剧版里的陈昕儿,还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她从小优秀,但却是恋爱脑,为了嫁给这个男人,放弃了事业,还和父母断绝关系20年。”剧情中也铺垫了一些人物关系,陈昕儿从小就有个绰号叫“陈规矩”,她有自己的一套规矩,几点上床睡觉、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什么年龄该谈恋爱,什么时候去什么样的工作单位。在学校她每年都是三好学生,是优秀班干部,这也是原生家庭对她的影响。“我比较关注的是,她怎么就一步步变成后来的样子了。”练练觉得,打破陈昕儿“规矩”的源头,是她为简宏成偷了公司的标书,也因此丢了工作,“于是在他们这段亲密关系中,只要简宏成有一点儿游离,陈昕儿就会觉得自己错付了,完全接受不了。”

拍重头戏前,为“崩溃”几天不睡

《相逢时节》中,成年陈昕儿的戏份一共就八十多场,但每一场对练练来说都是一次消耗,“我的戏几乎没有过场戏,不是极度冰点,就是沸点。”为了把这种几乎崩溃的情绪保持住,练练在剧组一扎就是九十多天,一天都没离开过,“虽然我戏不多,但这是一种考验,我不能让自己的魂儿跑了。很怕一出剧组,见个朋友吃个饭,那股劲儿就接不上了。”

《相逢时节》中,陈昕儿和简宏成有不少吵架的戏。图片来自该剧官微

为了更好地诠释陈昕儿的疯狂,练练让自己始终处于一种崩溃的状态,马上要拍重场戏前,她会提前几天不睡觉,从生理上去接近角色暴躁、紧绷的状态。

在陈昕儿这些“疯狂”的戏份中,练练印象最深的是她跑到宁宥公司大闹要跳楼的那场戏,“我当时觉得陈昕儿真的是又可怜又可悲,还是很心疼她的。”还有一场戏,就是陈昕儿重返职场后遭遇打击,去找简宏成,结果遇到他和宁宥在一起,她当场爆发,简宏成突然说:我知道“小地瓜”不是我的孩子。“陈昕儿其实一直都在利用‘小地瓜’,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简宏成只知道给钱,不管孩子。所以那一刻对陈昕儿来说太复杂了,愧疚、无地自容、害怕。”练练笑着说,读剧本时,雷佳音就说练练这场戏拍完得缓好几天。

练练觉得,女性不应像陈昕儿那样视感情为一切。受访者供图

练练努力让自己与角色融为一体,接受她的种种疯狂行为。但走出角色时,她却是十足的“人间清醒”,她认为女性不应将就于任何一段关系当中,更不能将感情视为一切,迷失自我,“感情不是全部,委曲求全的关系不会长久,及时止损很重要,任何时候女性都不要放弃自我,没有谁值得我们这样做,要懂得为自己而活。”

——人生事——

演员是福报,能反哺自己的人生

从小到大,练练都是一个不喜欢活在安全区的人,“这些年我演了很多不同类型的角色。一个演员,如果每天都在重复,会让我丧失对它的热情。”

2005年毕业后,练练接演了人生的第一部作品电视剧《恰同学少年》,用她的话说:自己的这口“开口奶”吃得特别好。“上学时其实没什么实践机会,刚一毕业就进入这么专业的剧组,让我知道了一部戏、一个演员的本分是什么。”对练练来说,《恰同学少年》是打开她对行业认知的敲门砖。

电视剧《恰同学少年》,是练练人生的第一部作品。

在不久后拍摄的电视剧《阳光普照大地》中,她就挑战了一个从20岁演到50岁的角色,练练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演,“那时我才24岁,觉得整个人都是懵的。但现在我很感谢那段经历,让我知道演员接戏一定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还有就是,你再怎么想演好一个角色,如果阅历达不到,也是有心无力。”一个演员最后还是要用作品说话,用实力说话,这段经历狠狠地给她上了一课。“我觉得在这个行业里就要不断地磨炼自己。”

磨炼的过程中,练练最感谢张黎和刘淼淼两位导演,当时他们正在筹备电视剧《圣天门口》,选中练练饰演麦香酒馆的老板娘——麦香。“那个时候我总演大家闺秀,就想着导演怎么找我演这样风情万种的角色?”

在电视剧《圣天门口》中,练练出演了酒馆老板娘(左)。图片来自该剧官微

为了演好酒馆老板娘,练练看了大量相关作品,“比如《新龙门客栈》,我真的愁坏了,想着怎么演呀?我还是个乖宝宝呢。”

最终,练练选择“笨鸟先飞”,她在横店找了一家酒馆,天天在外面招呼客人,“我就用年代戏里那种腔调‘兄弟进来喝酒呀’吆喝,差点儿把人家客人都吓跑了。”体验了半个月后,练练终于把自己放下了,“那部戏我每次演的时候,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是完全没有见过的自己。”也是凭借这部作品,练练入围了第19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具人气女演员。

《圣天门口》让练练意识到,演员可以有那么多可能性,还可以有更多有待挖掘的东西。再后来,她遇到了电视剧《赵氏孤儿》,在剧中饰演宋香,并挑战老年妆。

一边练练发现着演戏带来的新快乐,另一边拍戏的过程也在反哺着她的生活。“我觉得演员是一个很有福报的职业,通过塑造不同的人,可以反观自己的人生。”当生活遇到挫折和磨难时,练练会联想到自己饰演过的那些伟大女性,“无论什么年代,她们都有着对于信仰的执着、对于爱情的奉献。再想想自己,就觉得没什么好自怨自艾的了。她们给我注入了很多正能量。”

练练说,她从没有过年龄焦虑。受访者供图

从出道到现在,虽然积累的作品不少,但练练从来没进入过“流量”的赛道,这让她在一些时候会被“选择”掉。“有时确实也会打击到自信。”但这也是她继续充实自己的动力。对于即将步入四开头的年纪,练练完全没有一般女演员的焦虑,“我认为年龄是加分项,现在是我最好的时候。”

新京报资深记者 张坤玉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Powered by 彩多多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