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乐华娱乐只能去港股IPO,这便是核心问题所在

发布日期:2022-03-16 10:41    点击次数:80

如果你对内娱稍有了解,对乐华便不会陌生。它的老板是内娱三大教母之一的杜华,旗下艺人包括王一博、孟美岐、范丞丞、吴宣仪等顶流偶像。

3月8日,乐华娱乐集团向港交所递交IPO招股书,有望成为中国偶像第一股。

公司拿到华人文化、阿里影业、字节跳动的投资,近年实现了惊人的业绩增长,2019年-2021年净利润分别为1.19亿元、2.92亿元、3.35亿元,3年赚了近7.5亿元。

不过,它也有着所有影视娱乐类公司的通病,业务存在重大依赖、业绩难以持续,且当下在政策指引下,正处于行业深度调整期。

新三板挂牌之后,借道A股不成,谋求独立上市多年,乐华最终也只能去港股上市。但是,去港股,就能回避集中爆发的各类问题吗?

3年赚了7.5亿元

2009年底,当红偶像韩庚与韩国SM公司解约并回国发展,遭遇各大经纪公司争抢。最终,他签约了一家刚成立的经纪公司乐华。

乐华创始人杜华,1981年出生于江西南昌的一个普通家庭,2003年毕业于华北科技学院英语专业,之后在华友数码传媒科技工作了5年,2009年离职创业。

杜华是如何跨入艺人经纪行业?如何得到当时炙手可热的韩庚的青睐?至今是谜。

以此为起点,乐华逐渐在行业内站稳脚跟,熬过2016年“限韩令”的低谷期,在这一轮偶像练习生热潮中成为最大的赢家之一。

近几年,几档综艺节目让原本隐身于明星幕后的艺人经纪们走到台前,杜华凭借在《乘风破浪的姐姐》中的霸气表现,成为内娱最炙手可热的几名金手指之一。

如今,她带着乐华,走到了港交所,准备叩响IPO之门。

截至目前,公司旗下有58名签约艺人和80名练习生,艺人名单包括韩庚、王一博、孟美岐、范丞丞、黄明昊、吴宣仪等。另外,公司还参与打造了流行虚拟艺人组合A-SOUL。

以艺人为中心,公司打造了音乐、影视、代言、商业推广活动等多种商业模式。

作为一家不到200人的轻资产公司,乐华的吸金能力超强,2019年-2021年营业收入分别为6.31亿元、9.22亿元、12.9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19亿元、2.92亿元、3.35亿元。

即便如此,乐华在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研报中被评为中国最大的艺人管理公司,还是有诸多竞争对手不服。

与杜华并称为内娱三大教母的杨天真和龙丹妮,分别带领壹心娱乐和哇唧唧哇,这两家公司都得到了腾讯的投资。老牌经纪公司唐人影视、欢瑞世纪、天娱传媒,杨幂捆绑的嘉行传媒,还有曾传言要收购乐华的泰洋川禾等等,都是实力强劲的对手。

乐华的资本之路

相比于其他艺人经纪公司,乐华从创立之初就对资本化表现出了更多的渴望。

2012年拿到乐博资本和融玺创投的3600万元A轮融资,2014年拿到华人文化产业基金2.55亿元的B轮融资。

2015年9月,乐华在新三板挂牌。当时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2014年,公司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0亿元、2598.67万元。

挂牌仅3个月,A股上市公司共达电声(002655.SZ)便宣布对其开展并购重组。

经磋商,乐华估值18.87亿元,2016年-2018年的业绩承诺分别为1.5亿元、1.9亿元、2.5亿元。

不过,2016年年中证监会叫停互联网金融、游戏、影视、VR四大行业的跨界重组,共达电声和乐华的如意算盘落空。

后来的新三板年报显示,乐华2016年仅实现归母净利润6448.39万元。

2018年3月,公司从新三板除牌,谋划独立上市。

当年8月,字节跳动旗下量子跃动斥资1.25亿元投资乐华,乐博资本和融玺创投退出。2021年,阿里巴巴旗下阿里影业慷慨入局。

如今,杜华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直接、间接持股合计52.80%,阿里影业和华人文化为并列第二大股东,持股均为15%,字节跳动持股4.99%,韩庚间接持有公司2.47%的股份。

乐华的股东阵营包括产业资本,拥有流量和平台的互联网巨头,以及艺人代表,济济一堂。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在2020年10月2022年3月进行了两次现金分红,分别派息2亿元和4亿元。

业绩恐难以持续

艺人经纪行业诞生之初便弥漫着金钱的味道,缺点便是业绩的不稳定。

2013年-2016年,乐华处在稳步爬坡的阶段,营业收入从1个多亿增长到接近5个亿,净利润分别为2086.13万元、3131.37万元、5010.59万元、6448.39万元。

但是,2016年之后的“限韩令”,对引进韩国娱乐模式并在韩国开展业务的乐华来说,打击巨大。2017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7967.52万元,同比下降71.18%,归母净利润1873.35万元,同比下降66.55%。

内娱痛定思痛,决定自己造星。2018年,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腾讯视频的《创造101》先后引爆饭圈,乐华深度参与其中,业绩直线上升。

这种造星引流的商业模式,本就埋下了业绩波动的隐患。一旦遭遇行业监管,便是灭顶之灾。

2021年,广电总局发布从严整治艺人违法失德、“饭圈”乱象等问题的通知,明确反对唯流量论、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等。

没有新节目制造偶像,已有偶像不得进行炒作,接下来,可能会让以流量明星为主要资源的乐华无所适从。

再叠加影视行业调整、广告行业整体下行,2021年很有可能就是乐华接下来几年的业绩巅峰。

当然,乐华这类公司最大的风险,还是对杜华或某个人的重大依赖。这是影视娱乐类公司的通病,也是A股将它们拒之门外的首要原因。

杜华的前辈,被称为“内地第一经纪人”的王京花,早年从华谊兄弟出走自立门户,带走了名下的签约艺人,直接让公司艺人经纪业务陷入瘫痪。

几年之后,王京花的公司星河文化,被北京文化作价7.5亿元收购。完成业绩承诺并实现股权套现之后,星河文化大量艺人出走,业绩暴跌,导致上市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形成巨额亏损。

华谊兄弟的故事,被同一个人,在北京文化这里,再现了一遍。

所以,乐华只能到港股冲击IPO,这便是问题所在。

本文作者:陈碧婷,来源:斑马消费,原文标题:《乐华娱乐只能去港股IPO,这便是核心问题所在》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Powered by 彩多多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