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宁德时代“回血”:机构力挺下隐忧亦存

发布日期:2022-04-29 12:29    点击次数:152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左茂轩 北京报道 在虎年开市第一周遭遇暴跌之后,周末紧急辟谣的宁德时代,本周一股价强势回暖。2月14日,宁德时代报收508元/股,上涨3.68%。

此前一周,一系列市场传闻对宁德时代虎年开市后的股价走势造成冲击,在5个交易日中,宁德时代有4个交易日股价下跌,单周累计下跌17.32%。

2月13日,宁德时代发布声明表示,近期网络平台相继出现宁德时代被美国制裁、被剔除创业板权重指数、与特斯拉谈崩等一系列恶意谣言,引发市场误解曲解,影响企业声誉,谣言无事生非,毫无根据,性质恶劣。宁德时代2月12日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将对造谣者追究法律责任。

当天,特斯拉有关负责人也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称“宁德时代与特斯拉谈崩不属实。” 2月14日,有熟悉宁德时代的行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宁德时代和特斯拉在过去两年的合作中,双方都很满意。宁德时代的磷酸铁锂电池在行业内技术领先,稳定和维持与宁德时代之间的合作关系,对特斯拉保障上海工厂的生产同样重要。”

宁德时代的强势回应,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市场的信心。

此外,尽管上周首创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韦志超在一份研报中称,宁德时代仍有20%的下跌空间,但更多的机构仍然持续看好宁德时代,给出“买入”建议。2月14日,东吴证券更是在一份研报中给出了905.8元的超高目标价。

业绩可期,基本面向好

尽管股价年后遭遇波动,但是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整体发展趋势、动力电池行业的市场需求规模以及宁德时代的规模发展潜力来看,宁德时代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增长速度仍然值得期待。

1月27日晚间,宁德时代(300750)发布2021年业绩预增公告。宁德时代预计,2021年实现净利润为140亿元至165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50.75%至195.52%。

据此预测公告结合宁德时代前三季度财报测算,宁德时代Q4净利预计将达到62.49亿元-87.49亿元。单季度净利润超60亿元,宁德时代展现出超强的吸金能力。

宁德时代表示,业绩增长原因主要系2021年新能源汽车及储能市场渗透率提升,带动电池销售增长;公司市场开拓取得进展,新建产能释放,产销量相应提升;公司加强费用管控,费用占收入的比例降低。

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2021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车量为80.51GWh,市占率高达52.1%,继续稳居国内动力电池行业首位。

就全球市场来看,韩国市场研究机构SNE Research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宁德时代连续第五年获得了全球电池装机量冠军,全球市占率达到32.6%,而第二名LG能源的市占率为20.3%。两家头部企业均处于快速增长期,但宁德时代的增速更快,行业龙头地位进一步凸显。

对于宁德时代的发展前景,大多数券商也表示看好。

中信证券认为宁德时代基本面依旧强劲,龙头地位有望维持;同时,预计2022年全球对动力电池的需求量仍将大幅攀升;在技术领域,宁德时代陆续发布CTP、CTC、A+B等结构创新技术,以及钠离子电池、换电等新技术方案,将持续引领行业发展。

东吴证券也指出,2022年需求确定性较强,宁德时代份额持续向上,弹性远超海外电池企业。考虑到2022年仍为全球电动车销量大年,叠加储能持续大幅增长,东吴证券预计2022年全球动力+储能电池需求700-800gwh,同比增70%+,预计宁德时代总体出货量有望达到300gwh,其中储能50gwh,动力250gwh,持续翻番以上增长,且全球装机市占率将进一步提升至35%+,增长弹性远超海外电池企业。  

东吴证券还指出,宁德成本优势长期存在,盈利抗压能力极强,2022年盈利能力有望维持。宁德时代2021Q4业绩预告归母净利润中值环增130%大超市场预期,在加速折旧情况下,仍具备超强盈利能力,不仅仅来自提前锁定原材料而具备一定低价原材料库存,更多来自超强的供应链管理能力、规模化生产以及持续的技术进步。

二线企业强势冲击,龙头也有隐忧

虽然宁德时代行业龙头地位仍然较为稳固,但也存在发展隐忧。随着动力电池行业的发展,宁德时代与竞争者的纷争也时有发生。

2月14日,根据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官网的公开信息,宁德时代以不正当竞争为案由起诉蜂巢能源、保定亿新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和无锡天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案由为不正当竞争,2018年至2019年间,九位宁德时代员工在离职后,分别加入无锡天宏和保定亿新,为宁德时代的竞争对手蜂巢能源提供服务。案件将于本月开庭。

对此,宁德时代有关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该案正在法律程序中,公司没有回应。蜂巢能源则回应称,公司已经在积极准备应诉,相信宁德法院会有公正的判决。

事实上,宁德时代作为行业龙头企业,技术处于领先地位,手握大量专利,同时也吸引和培养了一大批行业尖端人才。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宁德时代第一次与竞争对手“打官司”。

2020年1月,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宁德时代起诉塔菲尔新能源专利侵权的案件;2021年7月21日,宁德时代起诉中航锂电(现中创新航)专利侵权,后者涉嫌侵权范围覆盖其全系产品。

塔菲尔、中创新航、蜂巢能源均是国内的第二梯队电池企业。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中创新航、蜂巢能源、塔菲尔新能源在国内动力电池市场分别排在第3、6、7位。其中,中创新航、蜂巢能源均在积极推进IPO。

事实上,从2021年以来,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完善自己的新能源汽车供应链体系。在动力电池领域,不少企业在积极培养二供三供。例如,小鹏汽车在宁德时代之外,将亿纬锂能、中航锂电都纳入了自己的电池供应体系,近期,又有传闻称小鹏汽车与欣旺达达成合作。一汽此前和宁德时代成立了电池合资公司,在2022年1月又与比亚迪注册成立了新的合资公司。大众在华的电池供应伙伴包括宁德时代、国轩高科、A123等。

“汽车企业都希望有一供、二供,尤其在关键零部件上面有相互的制衡以及相互的替补,万一一家大供应商倒下,第二家、第三家可以马上顶上,而且也防止一家独大对整车厂产生特别大的垄断。”1月11日,瑞银中国汽车行业研究主管巩旻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几家本土的二线电池企业,各有专攻的技术路线。其中,国轩高科的磷酸铁锂技术更强,德国大众集团已经成为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国轩高科未来将进入大众集团的电池供应体系。孚能科技也收获了奔驰母公司戴姆勒的投资,未来也有可能进入奔驰的供应体系。背靠大企业,是两家公司未来业务发展的重要依托。

其他几家二线电池企业中,与宁德时代有纠纷的中创新航和蜂巢能源,同样值得关注。

2021年,中创新航的装车量为9.05GWh,同比增长154.9%,市场份额达到了5.9%,在国内排名第三。中航锂电的主要技术路线是三元电池,磷酸铁锂电池规模较少。但是,由于中航锂电的技术路线和宁德时代非常相似,也是宁德时代的重点打击对象。业内也存在一种猜测,中创新航因专利问题被宁德时代起诉,二者的纠纷也与广汽埃安将电池合作重心从宁德时代转向中航锂电有关。

蜂巢能源是长城汽车孵化的电池企业,除了向长城汽车供应电池之外,也与东风、吉利汽车、零跑汽车等企业有合作。和外界经常将“弗迪电池=比亚迪的电池”这种看法不同的是,蜂巢能源和长城汽车之间还是存在较大的区隔,这有利于其在国内开拓客户。

尽管二线电池企业来势汹汹,但宁德时代的龙头地位仍旧非常稳固。

巩旻认为,头部企业(即宁德时代)50%的份额,在过去这几年非常的稳定。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它接不过来的时候,把一些相对比较低端的、廉价车型的订单让给一些小企业。这个过程当中,有新的车企进来,一开始还是优先会选择头部的电池企业,逐步的就有一些比较注重成本的、比较注重性价比的,有一部分订单转移出去,但整个过程是动态的。

“永远都能看到有一些订单可能出去了,但巨头企业整体的份额看起来比想象中来得更稳定。”巩旻表示。

 





Powered by 彩多多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