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东西问 | 北村彰英:中国街舞会成为新潮流吗?

发布日期:2022-09-21 12:19    点击次数:170

  中新社北京9月19日电 题:北村彰英:中国街舞会成为新潮流吗?

  作者 马毅

  谁能想到一曲民族范儿十足的《金蛇狂舞》能够出现在街舞比赛中,又有谁能想到自带“仙气儿”的传统戏剧《白蛇传》能演绎出“震撼舞步”。一档舞蹈综艺节目将全世界街舞爱好者吸引来到中国,他们跨越国界、以舞切磋,演绎了多场中式街舞作品。在最新一季开播的节目中,人们再次看到了头戴斗笠的侠客在水墨意境中起舞。

  当中国文化与外来的街舞相遇,能否碰撞出新的“东方街舞”门派?日本国宝级舞者——北村彰英(ACKY),近日接受中新社“东西问”栏目专访,分享了他对这个问题的见解以及其与中国的奇妙缘分。

  因为热爱,所以不害怕输掉比赛

  北村彰英2001年开始往返于中日两国之间推广震感舞(Popping,街舞舞种之一),看到中国街舞如今发展成为一项全民参与的运动十分感慨,“我初到北京时,跳震感舞的舞者大概只有10个人。2005年增加到了100人,到了2007年已经突破500人,近几年的震感舞活动有上千人参加。这是我完全没想到的。”

  他对中国街舞的关注不仅仅是看到参与群体壮大,更重要的是向人们传达街舞理念。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世界各国几乎所有大型街舞比赛都停办。2021年中国一档街舞综艺节目向北村彰英发出邀请,这位拥有27年舞龄的裁判级舞者起初也有些犹豫:孩子尚幼、担心疫情又或是害怕输掉比赛,然而凭着对舞蹈的热爱,他毅然选择来到中国。“我跳舞这么久的原因就是缘于两个字——坚持。从技术上讲,我不能再与年轻人竞争。我只能凭借我的热情和精神来跳舞。我相信舞蹈是应该把动作和情感结合在一起的。不考虑胜负的因素,在疫情这样的特殊时期,用舞蹈给人们勇气是我决定参加这个节目的最大初衷。”

北村彰英作为嘉宾参加中国顶级街舞赛事Dance Vison并进行现场表演。受访者供图 北村彰英作为嘉宾参加中国顶级街舞赛事Dance Vison并进行现场表演。受访者供图

  其实,在疫情发生之初,他就自发在网络授课并把收入所得捐给武汉舞者,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在他最初跳舞的时代,街舞舞者很难被公众接受,他希望用这样的方式凝聚街舞舞者,共同向人们传达街舞的优秀理念。他的努力和坚持也让看过这个节目的中国年轻人在网络发出这样的感慨:“看到从小崇拜的偶像如今依然在舞台上用最热血的方式Battle(斗舞),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停滞不前。”

  街舞舞台上,不应只有一种风格

  在中国跳舞的经历及与舞者的交流中,北村彰英有了更深的感悟,不同文化融合在一起时碰撞出了新的街舞范儿。他表示,街舞在中国乃至亚洲最初只是一个文化舶来品,如今跳出了越来越浓厚的中国味儿并不稀奇。

  北村彰英对中国舞蹈历史的认知是从敦煌壁画开始的,那些历经千年的石刻壁画不仅展现出当时音乐、舞蹈、服饰以及社会风俗的各个方面,还能从中看到古代伊朗、印度、希腊等国家文化艺术的影子,“这就是融合与互鉴的伟大产物。我想在每一时期,中国悠久的舞蹈文化正如这股厚重的历史感一般,展现出了强大的包容与创造性。因此我很尊重和钦佩中国的历史文化。在如今张扬洒脱的街舞舞台上,不应该只有一种舞蹈风格。我在中国舞者身上看到,他们渴望借助全球舞者交流的舞台,去表达对来自西方街舞文化的认识与理解,并且创造出‘中国范儿’的舞蹈。”北村彰英说。

故宫博物院展出的敦煌壁画文物复制品。史春阳 摄 故宫博物院展出的敦煌壁画文物复制品。史春阳 摄

  这种东西方街舞文化的交流与碰撞,对世界街舞的整体发展也有着推动作用。北村彰英表示,街舞舞者因为中西方交流机会的增多相互熟识,在交流切磋中相互学习,这种面对面的交流不仅会提高个人的舞蹈技艺,还带动了10年来街舞的整体发展。而世界各地舞者的交流,又能带动街舞文化的发展,继而下一代舞者们也会因为街舞而成为朋友。“我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会通过街舞结识世界各地的朋友。当然在斗舞中会有胜负,会有懊悔,会有哭泣,但只有经历了这些才能萌发出真正的友谊。这才是街舞真正意义上的发展。通过交流和分享,使世界各地的舞者共同进步,我觉得这是像我这样的‘大叔’的使命。”

北村彰英曾夺得日本最高水准街舞赛事OLD SCHOOL NIGHT街舞大赛七届冠军。受访者供图 北村彰英曾夺得日本最高水准街舞赛事OLD SCHOOL NIGHT街舞大赛七届冠军。受访者供图

  中西舞风相遇,会有奇妙反应

  与欧洲、亚洲各国街舞看似有些“风格迥异”的中国风街舞未来是否会发展为一种潮流新趋势呢?

  北村彰英表示,在全球范围内,不光是舞者,人与人之间都会有意识差异。“我年轻的时候,既没有手机,也没有网络社交平台。由于信息匮乏,我不得不在有限的条件下学习各国历史文化、并通过观看视频练习舞蹈。”现在,人们生活在信息共享时代,所以在知识学习上没有太大差异。但是,每个国家都会有不同的流行趋势。正如有不同类型的饮食方式,如中华料理、法国料理、意大利料理等。对于舞者来说,各国在舞蹈风格上确实有差异,但对街舞的表现形式和热情是共通的。

  北村彰英表示,两年的中国街舞之行让他见识到了震撼的中国风格作品。中国街舞舞者们将中华文化融入街舞作品,不仅体现了对民族文化的自信,更用独特的街舞形式,让民族文化得到传承和发扬。“作为一名日本街舞舞者,我至今从没尝试过像中国舞者这样,跳一支日系风街舞作品。这对我来说既深受触动,同时又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经历。我亲眼见证了中国风格和西洋风格舞蹈融合的奇妙反应,这对街舞界的未来至关重要,必将会成为一种流行趋势。”

引入流行音乐和街舞等潮流艺术的舞剧《刘三姐》。贾天勇 摄 引入流行音乐和街舞等潮流艺术的舞剧《刘三姐》。贾天勇 摄

  东方舞者,具备“冲奥”优势吗?

  在中国街舞圈近日发生了一件喜事,16岁中国姑娘刘清漪夺得国际顶尖霹雳舞赛事“Outbreak大赛”女子组冠军,这是中国霹雳舞前所未有的新高度。两年后的巴黎奥运会,霹雳舞将首次亮相奥运赛场,那么这个世界冠军是否意味着中国舞者有“冲奥”可能?

刘清漪在全运会霹雳舞项目比赛中。泱波 摄 刘清漪在全运会霹雳舞项目比赛中。泱波 摄

  北村彰英介绍,霹雳舞(Breaking,街舞舞种之一)起源于1970年代美国街头,这种街舞的很多动作与体操和中国武术有着联系,其舞蹈风格本身没有规定动作,更多的是即兴发挥。后经多年演变成为一项有规则的竞技运动。越来越多的大型体育赛事的举办使这项运动得到了更广泛的认可。在奥运会上增加霹雳舞项目,对街舞舞者们是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街舞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相较于比赛的赢输,能以和平的方式竞争,并让年轻人拥有梦想更有意义。”

  他表示,在过去40年里,亚洲人已活跃在这种诞生于西方的舞蹈世界里,亚洲舞者也越来越得到国际认可。

  据介绍,近年来中国举办了各种街舞赛事,常邀请外国霹雳舞者参赛、交流。迎战两年后的巴黎奥运会,中国舞者除了已经具备过硬的舞蹈功底,将自身擅长的中国风街舞充分发挥,形成独特的风格就是一种优势。

  对于视舞蹈为生命的北村彰英来说,虽然身体不再年轻,但他从不轻言放弃。“我的表现力还可以加强,跳舞感悟力还可以提升……”他说,自己会坚持到生命的最后时刻。(完)

  受访者简介:

  北村彰英(ACKY),日本Popping(震感舞)国宝级舞者,舞龄27年。日本最高水准街舞赛事OLD SCHOOL NIGHT街舞大赛七届冠军、日本齐舞大赛Japan Dance Delight三届冠军。2002年参加美国洛杉矶“BBOY-SUMMIT”震感舞比赛,成为第一个赢得一对一Battle世界冠军的亚洲人。他从2001年开始往返于中日两国之间推广震感舞(Popping),在业界被誉为“中日街舞文化亲善大使”。